當前位置:首頁 ? 輿情研究 ? 輿情值報

臺灣政治生態及其走向

文章來源:中評網 發布時間:2018-08-03

▲民進黨再次執政后,政黨內部的政治生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教授林勁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8月號發表專文《現階段臺灣政治生態及其走向初析》,作者認為:“考察現階段臺灣政治生態及其走向,似乎應該著重從兩個方面加以考察而進行分析:一是當前臺灣第三勢力的發展動向;二是未來臺灣政黨的基本格局及發展趨勢。概括而言,實際上即探討今后臺灣政治發展是走向兩黨政治格局,還是多黨政治格局。從長期以來臺灣政壇的‘二元結構’特征和現行選舉制度看,臺灣似乎已經逐步形成兩黨格局,盡管其發展過程有所跌宕起伏,但是基本方向并未改變。本文從民進黨內部生態及其走向、國民黨內部生態及其走向、第三勢力現狀及其走向以及執政的民進黨與在野勢力的互動關系等四個方面,分析2016年‘二合一’選舉以來臺灣的政治生態及其走向。” 

民進黨內部生態及其走向

在贏得2014年“九合一”選舉和2016年“二合一”選舉等兩場前所未有的勝利之后,民進黨不僅重新上臺執政,而且已經成為臺灣政壇的第一大政黨,其政黨內部的政治生態隨之發生很大的變化,呈現以下基本態勢: 

(一)建黨以來的第二次世代交替全面完成。 

相當一個時期以來,“世代交替”已經成為民進黨內的主流意向,即希望和要求由新世代接替、取代律師團世代,主導民進黨。 

民進黨在2014年“九合一”選舉中大舉獲勝,一批新世代人物走上縣市長崗位,成為黨內實力派;蔡英文仍然擔任黨主席并毫無懸念地成為2016年“總統”候選人,第二次世代交替的格局幾已成型。在2016年“二合一”選舉中,民進黨取得前所未有的勝利,實現“雙過半”和一黨“完全執政”的目標,大批新世代人士進入“立法院”、走上“新內閣”部會的重要崗位;蔡英文繼續兼任黨主席,任命一批新世代人士擔任中央機構的重要職務,標志著第二次世代交替全面完成。從世代結構的角度看,所有的“天王”、“大佬”都已被排斥于執政的決策核心之外;在此后2016年全代會的權力核心重組中,所有的“天王”、“大佬”全數退出黨內權力核心。

(二)民進黨派系基本格局并未改變,出現部分重組及實力消長。 

2006年民進黨宣布解散派系,之后隨著2008年“總統”候選人黨內提名競爭的展開,除了新潮流系之外,派系運作轉變為以陳水扁以及有意競逐2008年“大選”的游錫堃、謝長廷、蘇貞昌等重要人物為核心的政治圈子,外界稱之為“扁系”、“游系”、“謝系”和“蘇系”,派系運作不再是以特定派系標志、名稱來進行組織動員,新潮流系則以智庫的形式出現且繼續活動,各個派系的運作有著各自的方式,一直延續至今,一般都為掌握豐富行政資源的地方首長所主導。 

在2014年“九合一”選舉之后,民進黨內派系發生所謂的“嚴重失衡”狀態,原本實力最大的新潮流系一舉獲得6席縣市長,其中包括3席直轄市長,資源和實力進一步擴增,成為蔡英文爭取2016年大選候選人乃至問鼎大位所必須依靠的重要力量。 

蔡英文自2008年以來已經三次擔任民進黨主席,雖然她并未刻意培植及經營自身的派系,但是其周圍自然而然聚集及形成一支嫡系人馬,即外界稱之為“英系”。除了部分長期得到信任和重用的人士以外,同時也利用派系之間的矛盾,與新潮流系和謝長廷系等合作,使之互相制衡,為她所用。2016年選后行政部門和黨務主管的人事安排以英系和新系為主,充分考慮及兼顧其他派系的平衡。在2016年第17屆全代會選舉產生的新一屆中執委和中常委,新潮流系仍然是最大的贏家,英系和以游系為主蛻變的“正常國家促進會”各有斬獲、平分秋色,謝系、蘇系則呈現式微的態勢。 

2016年大選之后,新潮流系依舊維持黨內最強派系的地位,“一派獨大”且咄咄逼人,即將卸任的高雄市長陳菊和臺南市長賴清德儼然成為派系爭奪政治資源的領軍人物,目前黨內確實沒有任何派系可以制衡新潮流系;以蔡英文為核心的“英系”具有相當的凝聚力,掌控黨務的重要部門;原本不成氣候、實力弱小的“游系”異軍突起,以“正常國家促進會”名義出現,在現任臺中市長林佳龍主導下逐步發展;而其它派系——“謝系”、“蘇系”仍然欲振乏力;“扁系”已潰不成軍,以所謂“一邊一國連線”的跨政黨派系出現,蠢蠢欲動,但影響力式微。 

上臺執政初期,雖然黨內派系實力發展不均衡,但是這種派系格局相對較為有利于黨內的基本穩定和相互關系的協調,同時由于民進黨進入“全面執政”狀態,政治資源較為充沛,不至于出現尖銳的利益沖突和資源爭奪,尚可維持較為和諧的黨內氣氛。而隨著2018年底縣市長選舉的黨內候選人初選的臨近,無疑出現新一波圍繞政治資源重新分配的派系斗爭。 

(三)現階段派系競爭主要圍繞2018年縣市長選舉候選人提名進程而逐漸加劇。 

民進黨2018年縣市長選舉初選工作在2017年下半年就逐步展開,11月底中執會通過現有執政縣市可以競選連任的所有9名現任者的提名,并且舉行首波的造勢活動;接著中常會通過現有執政縣市無法競選連任的臺南市、高雄市、宜蘭縣及嘉義縣等縣市長的初選規劃,定于2018年3月上旬進行初選民調,中旬公告提名名單;作為征召選區的新北市等爭取執政的縣市,將從政治環境及勝選機會進行評估,提名較有競爭力的候選人參選;而最為特殊的是臺北市,牽涉到與柯文哲的關系,是否提名候選人,則留待2018年5月之后確定。 

派系的競爭主要集中于高雄市、臺南市和新北市三都市長候選人提名的競爭。民進黨在高雄市、臺南市執政都長達20余年,支持基礎雄厚,無論誰成為候選人,都有必然當選的絕對優勢,所以黨內初選被視為正式選舉,相關派系全力動員。不但競選看板林立,而且各種文宣、海報及演藝明星助陣的宣傳造勢活動層出不窮,讓選民應接不暇。而獲得新北市長黨內提名、即獲得征召,無論能否勝選,都是諸多民進黨人士尋求仕途發展的重要步驟,因此各個派系出自不同的利益考量,暗中較勁,競爭激烈。 

隨后,各個派系圍繞2018年地方選舉的競爭全面展開,白熱化且激烈沖突終究無法避免。對此,蔡英文呼吁,黨內參選同志以及黨員同志要遵守規定,不得互相攻訐,也不能傷害民進黨形象。 

時至5月下旬,年底縣市長候選人黨內提名基本塵埃落定,多數縣市通過民調確定候選人;新北市確定征召蘇貞昌作為市長候選人,這無疑是一高明的招術;臺北市最終決定不予禮讓柯文哲,確定以征召的方式提名姚文智為候選人。總體而言,盡管派系斗爭有所平息,但是整個提名過程留下的傷痕則難以撫平,勢必延續并或多或少地影響年底的選情。 

迄今為止,蔡英文已經三次擔任民進黨主席,對于黨內派系互動態勢瞭若指掌,處理派系關系較為嫻熟。上臺執政以來,蔡英文較為平順地掌控黨務工作,使之正常有序地運行。首批縣市長候選人提名一刀切地完成,避免因差別對待引發黨內紛爭。而新潮流系執政的高雄與臺南兩市2018年都將屆滿交班,成為黨內派系決戰的聚焦點,尤其是陳菊出版回憶錄引發的風波,一方是黨內最大派系新潮流,另一方是謝系,以蔡英文當前的處境則希望保持一定的距離,避免卷入紛爭,但是作為黨政雙重領導人卻無法袖手旁觀,蔡英文采取“一石多鳥”的策略,高調禮聘陳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同時緩解多種矛盾。顯而易見,作為非典型民進黨人物的蔡英文,確實未能具有當年陳水扁的實力與手腕,而一個時期以來民意支持度的持續低落,無疑削弱其處理黨內事務的威信和能量。

國民黨內部生態及其走向

可以認為,分析未來一個時期臺灣政治生態,即政黨格局的發展趨勢,主要觀察點在于國民黨的發展趨勢。根據2016年“二合一”選舉顯示的臺灣政黨實力對比及其發展趨勢,國民黨衰弱的頹勢乃至于難以整合的狀態已是不可避免。到目前為止,國民黨不可能發生大規模分裂而由其它政治勢力取代,不可能走上泡沫化的道路,而其重整過程對臺灣政黨政治的發展有著極為重要的作用和影響。 

首先,敗選后的國民黨并沒有分裂和潰散,大多數黨員和支持者都要求和期待國民黨深刻反省和改革,能夠重新振作、東山再起。從2016年大選朱立倫獲得的380多萬選票和國民黨獲得區域“立委”的近39%得票率,以及2014年仍保有相當數量的地方縣市議員及鄉鎮市長、村里長等基層公職來看,國民黨仍保持相當實力的基本盤,這構成未來國民黨再起的根基和枝干。只要推動整合有效,改革措施得當有力,在2016年選舉中不投票的、轉投民進黨、親民黨的選民,并非沒有回歸的可能。 

其次,臺灣政治生態基本形成了“藍綠二元政治結構”,這是由現行臺灣選舉制度所決定的。雖然2016年選舉藍綠實力對比發生翻轉,但藍綠對峙的基本格局沒有改變。廣大民眾希望看到兩黨政治力量的平衡,而非“一黨獨大”的局面,這意味著如果民進黨犯錯、國民黨自身努力,還是有機會重新贏得選民的信任與支持。臺灣社會對在野后的國民黨還有相當的期待,并不希望其一蹶不振。普遍認為國民黨仍然是臺灣社會一股重要的安定力量,仍然是目前最有能力監督民進黨的在野黨;臺灣政黨政治的正常發展需要一個較為強有力的在野黨,不僅民進黨的執政需要國民黨的強力監督和制衡;而且兩岸關系發展也需要國民黨扮演積極的角色,這是其東山再起的重要基礎。 

在2017年5月20日舉行的新一屆國民黨主席選舉中,吳敦義以過半的得票率一輪就當選黨主席,得票數遠超過第二名的洪秀柱與第三名的郝龍斌,在全臺的22縣市全部獲勝,甚至囊括“黃復興黨部”的超過50%的選票,只有海外黨員部分些微落后,可見他整合國民黨各方勢力的能力及聲望。吳敦義在第20屆全代會就任即領導其后4年全黨的工作,而且很有可能代表國民黨參選2020年“總統”大選。此次黨主席選舉的結果可以得到若干啟示:

1、 反映現階段黨內的主流意志,平心而論,從未來國民黨發展的客觀需要來看,吳敦義獲勝且一輪過半數當選,應是最好的結局,競選過程造成的后遺癥較小,有利于選后黨內的整合,符合國民黨的整體利益。毫無疑義,這一結果也確是民進黨及綠營最不愿意看到的結果。現階段國民黨面臨的問題千頭萬緒,既需要理論論述、資源整合、人才培養,又需要從事完成任務的堅實的基層組織和忠實的執行隊伍,更需要主導統籌各項任務的領導核心和領導人,而且國民黨在2014年“九合一”選舉慘敗之后決策核心體制似乎已經解構,一直未能有效整合而重構。簡言之,國民黨現階段確實需要具有統御全黨能力的領袖人物,黨內大多數人相信也期待吳敦義能夠勝任這一角色。 

2、考察吳敦義的出身背景、從政經歷及以往的政績,他的獲勝且一輪過半數當選,在五個方面有利于今后一個時期國民黨的內部整合與團結:一是有利于黨內本土勢力與非本土勢力的整合;二是有利于協調黨中央與當今黨內大佬的關系;三是有利于協調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的關系,從而增強制衡監督民進黨的能力;四是有利于協調黨中央與地方基層組織及地方派系的關系;五是從吳敦義以往的政商關系看,有利于爭取臺灣企業界對國民黨的支持,解決籌款的問題。 

然而,今后一個時期國民黨面臨以下若干方面的挑戰: 

一是,如何適應形勢需要,調整“失去黨產”之后的基層組織經營與選舉動員模式。 

二是,如何最大限度地爭取青年對國民黨的信任和支持,同時刻不容緩地著手培養及提拔年輕一代,形成人才梯隊。 

三是,如何結合泛藍陣營的其他政治勢力及運用“立法院”之外的抗爭形式,提高監督制衡民進黨的能力,涉及到符合民眾期待、擴大社會支持基礎的重要問題。 

上述三個方面都是應對2018年和2020年的兩場重要選舉的需要。尤其是如何圍繞2018年的選舉整合全黨,推舉強有力的候選人,全力輔選助選,力爭有所斬獲,為2020年“二合一”選舉奠定有利的基礎。 

面對民進黨重新執政以來蔡英文及民進黨的執政滿意度、政黨支持度持續下滑的基本態勢,2018年底舉行的“九合一”地方選舉無疑是國民黨重整出發、力爭實力提升的重要機遇。 

迄今為止,縣市長候選人黨內提名已經完成。然而國民黨在諸多縣市長候選人的黨內提名過程中都曾經出現過嚴重爭議、產生尖銳的矛盾,仍然有著潛在的整合問題。倘若黨中央未能著手擺平內部爭議,任由矛盾逐步加劇,不能最大程度地降低提名過程所造成的傷害,將難以取得預期的選舉結果。另一方面,在遭受民進黨傾力清算黨產、資源嚴重缺乏的情況下,勢必使國民黨中央擺平黨內紛爭的籌碼及手法大幅減少。 

可以認為,一個時期以來臺灣內部的形勢及環境,客觀上明顯有利于國民黨年底的選情,但是外因必須通過內因才能起作用,國民黨如何把握契機,進行自身內部的有效整合,全力以赴地輔選助選,是至關重要的。 

吳敦義就任黨主席之后面臨兩岸路線的考驗,即如何消除黨內在兩岸政策主張方面的歧異,進一步發揮國民黨在兩岸關系方面的獨特優勢。 

從現階段臺灣政治環境看,要維持政黨生存與發展,避免“小黨化”和“邊緣化”,國民黨就必須進一步推行政黨“本土化”,包括兩岸政策主張,換言之,國民黨兩岸政策“本土化”趨勢已是難以阻擋,既要迎合民意,也要引導民意,以鞏固和擴大民意基礎。如何充分發揮國民黨在兩岸關系方面的優勢,提升“本土化”的宏觀思考和引導民意的戰略能力,堅持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路線,考驗新一屆黨中央領導的政治智慧,否則很有可能步入“臺灣主體性”、虛化“一中”的歧路,屆時與大陸的矛盾及斗爭將逐漸增多。鑒于吳敦義以往所擔任職務的緣故,他在兩岸政策方面較少有相關的論述,由此就任之后采取“馬規吳隨”的兩岸政策論述似乎是較為穩妥的選擇。相較于似乎背負“外省原罪”包袱的馬英九,吳敦義憑藉其本土背景及社會基礎,以及嫻熟的協調能力與圓融的處事風格,能否在“深化九二共識”和“兩岸和平制度化”有所作為,值得期待。但是就任以來黨內一直存在兩岸路線的爭議,似乎一定程度影響黨內的整合和政黨的總體競爭能力。

臺灣第三勢力現狀及走向

自上個世紀80年代政治轉型以來,臺灣政壇逐步形成相對較為穩定的“二元”政治結構,一直以來,雖然有部分政治人物及勢力利用社會對于“藍綠惡斗”的不滿和厭惡,提出“超越藍綠”的主張,并且成立相應的政治組織,但是這些政治組織或者是“曇花一現”,或者無法持續發展壯大,或者最終淪為某個政治勢力的附庸,未能真正成為第三勢力。諸如,1996年成立的以“環境保護”為政綱的綠黨、2001年成立的“泛紫聯盟”、2002年由勞工人士籌畫成立的“人民火大行動聯盟”、2008年成立的“第三社會黨”、等等。 

現階段臺灣第三勢力的出現,主要指的是2014年3月“太陽花學運”及2014年“九合一”選舉之后形成的“第三勢力”。 

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及“九合一”選舉之后,尤其是無黨籍的柯文哲當選臺北市長,顯示臺灣政治格局似乎發生很大變化,政黨社會基礎的基本盤出現一定的變動,中間選民急劇增加。雖然未必能夠形成強有力的單一政黨,但對兩大政黨已經明顯起到牽制和督促的作用,則是不爭的事實。如果從狹義上看,臺灣“第三勢力”即指藍綠兩大陣營之外的勢力,那么就微不足道;而從廣義上看,臺灣“第三勢力”指國、民兩黨之外的所有政黨及其它勢力,包括原有的臺聯黨、親民黨、新黨以及2014年“九合一”選舉之后成立的“時代力量”等政黨和政治社團,還應該包括尚未形成組織形態的勢力。就目前而言,除了新黨的立場接近于國民黨之外,上述的其它政黨及政治社團的立場基本上傾向民進黨。臺灣政壇的所謂“藍營”實際上只有國民黨和新黨,而新黨的實力相當弱小;而親民黨和民國黨實際上已經脫離“藍營”,明顯往“白色勢力”靠攏,尤其是近年來親民黨在多數議題選擇與民進黨合作,卻與國民黨對抗;而屬于“臺獨”極端勢力的“時代力量”,已經成為“立法院”第三大政黨。 

未來一個時期第三勢力的發展有以下若干觀察點: 

1、以柯文哲為代表的所謂“白色力量”實現整合或者合作,而柯文哲似乎并未刻意也沒有顯示整合所謂的“白色力量”的意愿。 

2、自詡要成為“第二大政黨”的“時代力量”,能否進一步整合第三勢力,逐步發展壯大,取代仍然還在谷底徘徊的國民黨;那么關鍵在于 “時代力量”能否與以柯文哲為代表的所謂“白色力量”實現整合或者合作,而二者在政治主張的差異使之難以整合。

3、“時代力量”能否整合2014年“九合一”選舉之后成立的極端“臺獨”組織,與民進黨爭奪“基本教義派”的資源而壯大自身、分庭抗禮,成為足于抗衡國、民兩黨的第三大政黨。“時代力量”在民進黨上臺執政之后似乎有意與民進黨保持距離,以體現其政黨的主體性,在新一屆“立法院”提出極端“臺獨”的議案,在某些改革議題與民進黨互別苗頭,甚至抗衡。實際上,如果不與民進黨合作,“時代力量”要在2020年“立法委員”選舉保有原來的席次,確實是有一定懸念的。 

4、親民黨能否利用國民黨的衰弱及可能的局部分裂,并且整合部分藍營勢力,成為政壇的第三大黨,即成為制約民進黨與國民黨的“關鍵少數”。從該黨的實力狀況及發展趨勢來看,這似乎已是“天方夜譚”。 

由此可見,現階段臺灣政壇要形成相對穩定、具有與民進黨、國民黨相抗衡能力的第三勢力,還需要一個漫長而曲折的過程。

民進黨與在野勢力的互動關系

2016年民進黨上臺執政以來,臺灣政壇朝野尖銳對立,紛爭持續不斷。民進黨與在野勢力的互動關系是圍繞政治資源、社會支持基礎的競爭,維護政黨自身利益,鞏固執政基礎而展開的,包括“立法”、“修法”、政策調整等,概莫能外。 

1、 民進黨千方百計地打壓和削弱國民黨 

民進黨持續藉助“黨產”、“促轉”議題不遺余力地打壓國民黨,憑藉其在“立法院”的多數席位,繼2016年強行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后,2017年再次強行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馬英九曾經嚴厲抨擊這兩個條例,指出其對“憲政”造成非常大的沖擊,幾乎違反所有法治國家原則,違法濫權。 

此外,2017年11月,民進黨針對臺灣基層組織采取兩大動作格外引發關注。“行政院”通過“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將臺灣“農田水利會”的位階由“法人”改制為公務機構,“水利會長”及各級專任職員改為官派。將具有“公法人”性質的水利會長改為官派,破壞基層“農民自治”的精神,無疑是開民主的倒車。隨后,民進黨籍“立委”提案修改“地方制度法”,擬取消全臺鄉鎮市長及鄉鎮市民代表的選舉,全面改為官派,同樣遭致外界批判。 

上一篇:民調:臺灣民眾接受一中比例增高 下一篇:金門喝上大陸水臺當局急了 竟怪不是"免費贈送" 輿論

新疆25选7中奖历史